花间

梦了个脑洞

天青色:

百里屠苏和陵越同班同学。百里屠苏是老实勤恳的好学生,除了体育中等偏上成绩,而后者是光风霁月的班长。前者暗恋后者好些年头了。

一回有个大家都期待已久的手游出了,几个人约好了一块下下来打。

有一次百里屠苏在家里。跟那群狐朋狗友组队打怪。

打一半事态不太妙,百里屠苏操作有些急,屏幕又小,不知为啥就戳到陵越头像,不知为啥就戳出了好友菜单,不知为啥就摁上了“结成情缘”。

百里屠苏反应过来的第一秒想的是。

日你仙人板板!!!!!结成情缘这种选项怎么会这么随便地放在这里撒!!!!!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陵越还没来得及说话,组队频道里的狐朋狗友们都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大师兄,修成正果啊!”

“哎呦,情人节那把五百多块钱的玫瑰不要白浪费了,叫他AA啦!”

“哇苏苏,说起这个你都不知道大师兄多喜欢你啊!他好不容易啊,鼓起勇气啊,情人节买了一大把玫瑰,到了你楼下,看见个小妹妹和你告白你拒绝了,就把玫瑰花都扔掉啦!!你说纯情不纯情!?”

“越越不容易啊,兄弟都要替你哭了5555”

“还有啊屠苏,有一次你不在,我们打球经过宣传栏,你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对着你照片停了多久哦!叫都叫不走的!”

“天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只知道去年的甜筒事件!”

“对对,还有布拉格的夕阳啊!!!”

“大二上的狸猫换太子谁还记得?!追屠苏那小姑娘收到大师兄买的药,要她帮忙送过去的时候,我操,绝对懵逼了吧!”

“精彩精彩,我们越做贼心虚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是xjb藏。。”

“双向暗恋!天啊!”

“搞什么虚头巴脑的,结婚!”

百里屠苏手了个滑,居然意外地听了这么多料,一时脑子里也撞车了,完全反应不过来。

万象嘈杂间,陵越却一直没有说话。

等他反应过来,公屏上已经刷满了他从来不知道也没有想象过的陵越的“事迹”。

大家都在替陵越高兴,觉得他追了这么多年,终于获得了回应。

百里屠苏晕乎乎地翻记录。


那我这个“结成情缘”一发出去岂不是……



好像、好像……就这样也挺好的?!

突然画面被通话的界面拦腰斩断。

是陵越。

百里屠苏脸红心跳地接起来,说了句师兄。

对面没声音。

百里屠苏又说了句,师兄?

对面轻轻地笑起来,笑的百里屠苏面红耳赤。

一会儿,对面的人像是笑完了。

声音温柔如湖上浩淼水波。

道,
“我愿意。”






—————————


梦到这么甜的桥段我醒来认真思索了一下是不是太久没有个人性生活了。

【尘远】隔壁医学院的安老师

Fossette丶:

       今天我们微老师 @梦里微音 的生日嘤嘤嘤!送给我们微老师,生日快乐么么哒,写得比较匆忙而且结尾糊了,但还是希望微老师喜欢嚯嚯嚯,要永远开心,永远年轻,和我一起玩!给你定制了你爱的炮儿哟!爱我们微老师。


       小霸王宁致远从来都不怎么上课,结果在大二那年突然勤奋了起来,上课时间他出现,不上课时间他也在教学区溜达,简直匪夷所思,令人惊奇。


       大二那年,学校来了个新的老师,姓安,叫逸尘。要说老师可能也不对,他只是来帮个忙的实习老师,据说是隔壁医学院的高材生,风度翩翩,文质彬彬,笑起来还有个酒窝,说话温柔,知识渊博,深受学校女生的喜爱,强烈撼动了宁致远校草的地位。


       宁致远本意是拒绝的,他听说自己校草位置不保,第一时间就冲进安逸尘正在上生物课的教室,吓得教室里的学生打破了试剂瓶,而安逸尘却很淡定,只是微笑,

       “同学是迟到了还是来旁听呢?”

       宁致远惊恐地发现,他笑起来时酒窝和自己是反方向的,严格算起来叫一对儿!而且,他笑起来为何那么好看。

       “我…路过。”宁致远不顾其他人惊诧的眼神,飘飘然地又走了出去。

       安逸尘还是笑,继续敲着黑板讲课,“好了,我们继续看……”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再次闯进来的宁致远打断了,

       “等一下!本少爷改主意了!我要旁听。”小霸王绝不能没有气势,他仰着头走进教室,在安逸尘面前坐下。

       “好,那我们继续讲课喽。”安逸尘嘴角的笑意更深,勾得宁致远都看呆了,哇,还是个美人噢!

 

       然而结局似乎不那么正常,因为宁致远最后是被安逸尘推醒的,安老师英俊的脸在自己面前被放大,温和的笑容十分好看,宁致远迷迷糊糊的,以为自己在睡梦中看到了美人,一个没把持住,脑袋往前一耷拉,准确无误地亲上安逸尘的嘴,虽然只是毫无技术的贴合,却在那个秋日的午后,温暖的阳光下,在安逸尘心中荡起波澜。


       莫名的,后来见到宁致远的次数越来越多,他似乎掌握了自己的课表,每天都能在自己面前晃,每次打招呼都傲慢得不行:“嘿,安老师!又上课啊!”

       “嗯,宁同学也去上课吧!不要迟到。”安逸尘很有礼貌,宁致远也很满意,吹着口哨,摇头晃脑地走了。

       他也经常来安逸尘的课旁听,但次次都会听得睡过去,却又要在睡醒以后扒着自己问一些白痴都能回答出来的问题。

       安逸尘一直以为他没课闲着来旁听,或者只是上课路过所以来和自己打招呼。可有一次他忘记拿材料,上课开始后才匆忙往办公室跑,结果路上遇到了宁致远和他的朋友张晓波,

       “你现在回宿舍啊?”张晓波搂着宁致远的肩膀,宁致远垂着脑袋闷闷的,“不回去要去哪儿?再等安逸尘下课吗?又不能约他吃饭。”

       “那你回去睡一觉,下午有课。”张晓波了然地拍他的肩膀,可宁致远摇头,“下午你替我点名!下午安逸尘有个课,我去旁听一下好了。”

       “那你干嘛这节课不去旁听?”张晓波惊讶。

       “这个我上次听过啦,可无聊了!兔子的解剖有啥好听的。”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迎着早晨的阳光,又摇摇晃晃往宿舍走。

       安逸尘皱着好看的眉毛,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大脑迷迷瞪瞪,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其实宁致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追着安逸尘跑,虽然张晓波觉得那就叫做喜欢,可自己真的喜欢吗?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说不出理由,而且他可是连解剖兔子都做得出来的可怕医学生诶!难道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时自己和他那个迷迷糊糊的亲吻拨动了自己的心,让自己不由自主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那自己也太逊了吧!而且人家还完全是被自己强吻的!所以要不要找机会再试试看?不能自己有感觉,得让安逸尘也有感觉!打定主意的宁致远给自己明摆着的“追求行为”找到了正当借口,从此而愈发疯狂!


       最后,还是安逸尘忍不住自己胡乱猜测的心。在一个下课后叫醒宁致远,“致远,你为什么非要来上我的课?”

       “唔…”宁致远还是迷迷糊糊的,

       “你明明不喜欢生物课……”安逸尘的话还是没有说完,就被人故技重施吻了个正着!

       安逸尘这次还没来得及推开他,就被搂住了脖子,宁致远学着微博里看来,先是摩挲着含住安逸尘的唇,再伸出小舌头碰一下,又碰一下,再碰一下!好像很有意思啊!

       宁致远玩得不亦乐乎时并没发现自己也被捧住了脸,安逸尘微微张开嘴让他的舌头猝不及防撞了进来,宁致远只觉得舌尖一麻,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卷住了,小霸王哼哼唧唧,一下就招架不住了。


       那个吻过后,宁致远捂着自己狂烈的心跳落荒而逃,安逸尘也在那一天结束了在这所大学的实习,准备回到他的医学院去,临走之前他见到了宁致远的好朋友张晓波,

       “安老师,宁致远没头脑,您不会也没吧?”

       “嗯?”安逸尘皱眉,眉眼间尽是疑惑,张晓波大大叹了口气,摊着手无语,“他喜欢您,您看不出来吗?”

       “是吗?”安逸尘很惊讶,他看着张晓波,从他的脸上没有看出玩笑,难道宁致远真的喜欢自己吗?

       “他还不知道您今天走,但我知道,既然要走了,能不能留句明白话给他?”见安逸尘不说话,张晓波进一步说明他的来意。

       可安逸尘再也没有说话,他拿着自己的行李,低着头张晓波身边穿过,安静得仿佛没有来过。

       宁致远真可怕,自己都要走了,他还能在自己心中本平静无波的湖中扔几条鱼。


       一个学期以来,安逸尘已经习惯了每天都看到那个嚣张得没边的小霸王,笑起来率真随性,恼火时横眉竖眼,开心他就大笑,不开心还要摔东西……骤然回到自己的学校,安逸尘还有真点不适应,走在路上都时常感觉下一秒宁致远又要跳出来和自己打招呼,或者塞个苹果,或者递罐饮料。然而这种不适应很快就过去了,他被自己的教授送到了外省的大医院,作为教授的老师的关门弟子来培养,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安逸尘没有时间犹豫,就被送上了飞机。

      飞机穿过云层飞往陌生的城市,安逸尘在心里叹了口气,“希望你好好的,好好的等我回来,回来以后我会告诉你,我也喜欢你。”


       安逸尘再次回到这座城市,是毕业典礼的前一天,他匆忙下了飞机,被自己的弟弟文世轩接回学校,见过老师,他就回到自己的宿舍,毕业以后他还要读研,但要去外边的学校读了,大学四年,虽说不上不舍,但也有着怀念。安逸尘沿着学校饶了一圈,走着走着,就看到了隔壁商学院的宿舍楼,他停下脚步,看着宿舍楼的灯火,宁致远还在吗?


       “听说安逸尘今天回来了!”宁致远坐在床上,巴巴地看着张晓波,然而城东小炮儿打开双手堵住门,“不行!不许你去见他!人家都不喜欢你。”

       “哎哎哎,你那个问法,是人都傻了好吗?”宁致远可怜巴巴地给安逸尘找借口,

       “那之后呢?之后总该反应过来了吧?”张晓波不依不饶,宁致远也坚持不懈,

       “他,他都去外地了!哎呀,晓波,你让我去嘛!你让我去,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张晓波挑眉,宁致远想了会儿,终于一拍手,“等你和薛可勇吵架了,我帮你挡住他!”

       “我呸,宁致远你诅咒谁吵架呢!”张晓波大怒,自己和薛可勇好着呢,吵架个屁!

       “晓波!!你让我去嘛!远远看一眼就好!”宁致远拉住张晓波的手晃来晃去,摇得张晓波都晕了,只得摆手,“怕了你了,去去去。”

       “好耶!晓波万岁!”宁致远一阵欢呼,跳下床收拾自己,张晓波在边上看着他没心没肺的样子,忍不住泼冷水,“说好了,只能看一眼,还有,我陪你去。”

       “好嘛好嘛,快走快走!”宁致远拉着张晓波风风火火出了门,安逸尘,你可要等等我啊!


       然而就在他们偷偷翻墙爬到隔壁医学院时,一抬眼便看到安逸尘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面对面站着,宁致远兴高采烈要跑上去却被张晓波拦住了,下一秒,宁致远就惊恐地风大双眼,他看到了……


       “逸尘君…”小雅惠子害羞地欲言又止,安逸尘却伸出手制止了她,“惠子你不必说了!”

       “那逸尘君你是!”小雅惠子惊喜地抬起头,以为安逸尘明白她的心意就会接受,然而…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安逸尘说话的时候表情都比平常要柔和,小雅惠子愣住了,“什么!是,是谁?”

       “是你不认识的人,好了,很晚了,快回去吧!”安逸尘摇摇头,小雅惠子叹了口气,“逸尘君,真的无法接受我吗?”

       “你是好姑娘,只是我同你无法般配。”安逸尘还是那个温和的安逸尘,只是他们之间早就有了疏离,小雅惠子微微笑了笑,“那逸尘君抱抱我吧!明天过后,我们大概不会见面了。”

       “好,祝你前程似锦,保重。”安逸尘很坦然地张开手臂,虚搂了一下小雅惠子。

       而就是这么一幕,被宁致远撞见了。


       小雅惠子走了以后,安逸尘独自站在操场上,抬头看着商学院的宿舍楼,面前的树丛中却突然窸窸窣窣传来声音,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身影跌了出来,是宁致远!

       “致远!”安逸尘很惊喜地扶住他,却被宁致远挣脱开,他挥着手,脸上的笑容尴尬而僵硬,“嘿,哈哈,安,安老师!”

       “你怎么在这儿?”安逸尘没注意到他的异样,满脑子都是重逢的喜悦。

       “我,我散步哈哈,你也是啊!”宁致远心酸死了,却还要装开心,张晓波在暗处看得咬牙,真是笨死了!!!

       “嗯,刚才还遇到了个同学。最近怎么样?”安逸尘拉着他往前走,

       “我,我很好啊!不用去上生物课了,哈哈,可以睡觉,多好啊!”宁致远越说越难受。

       这个混蛋!跑到外边去好几个月,好不容易回来了,居然就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既然喜欢别人,你那天,那天亲什么亲?让我自己亲不可以吗?回什么嘴啊!

       “你还是老样子。对了,明天我们毕业典礼,你来和我拍个照吧!”安逸尘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宁致远往后一缩,打着哈哈,

       “要毕业了啊,好好好,可我,很忙的!明天,明天不一定有空啊!”

       “有空就来吧!毕业以后我就要去外省的医院工作一段,然后九月份读研。”安逸尘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而炙热,可宁致远的注意力已经被他要离开这个悲伤的事件吸引了,

      “啊,好吧,我尽量!”


       宁致远回了宿舍就把自己扔到床上,默默看着天花板发呆,张晓波难得没有教训他,而是陪着他坐在那里,听他自言自语地抱怨。

       “毕业典礼去个屁啊!看你和别人秀恩爱吗?”

      ……

       “真是笨死了!怎么可以这么笨呢!都感觉不到我喜欢他吗?”

       ……

       “走了那么久就只会说过得怎么样啊?”

       ……

       “就不应该说,我很想你这种表达感情的话吗?”

       ……

       “我真是瞎了眼,看上这个心狠手辣得可以解剖兔子的医生!!!”

       ……

       “额,致远,提示一下,所有医生都要学解剖。”张晓波听得都快打瞌睡了,好心出言提醒,却被宁致远狠狠瞪了一眼,只得闭嘴。

       这场控诉,持续到了半夜,两个人终于胡乱躺在一起睡了过去。


       第二天安逸尘的毕业典礼,宁致远没有到,拍毕业照时,宁致远也没有去,安逸尘站在操场上婉拒了许多邀请他拍照的女生,并四处找宁致远,直到弟弟文世轩过来拍他的肩膀,

       “哥,怎么了?”

       “找个人。”安逸尘觉得焦急,眉头都忍不住皱得紧紧的,文世轩疑惑,

       “我看你心神不宁了很久,什么人,我帮你找找?”

       “你不认识,是隔壁商学院的。”安逸尘心不在焉地回答,文世轩却惊喜地拉住他,“哥,有门儿!珊妹,你过来一下。”

       安逸尘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一个活泼的女孩子应声跑了过来,“怎么了轩哥哥,啊,你一定是大哥!久闻大名,我是宁佩珊。”

       “我哥想找你们学校的人,你帮着找找。哥,佩珊是我的女朋友,就在隔壁商学院呢!”文世轩热情地把宁佩珊拉过来,

       “好的呀,大哥想找谁。”小情侣一唱一和,安逸尘却皱着眉打量宁佩珊,良久才问道:“你和致远有…关系吗?”

       “啊哈?大哥要找的是宁致远啊!那是我哥哥。我们是双生。”宁佩珊恍然大悟,难怪安逸尘盯着她看呢!原来是觉得她和宁致远那个讨厌鬼长得像啊!

       “嗯,致远今天来了吗?”安逸尘觉得看到了一丝希望,可宁佩珊却摇摇头,

       “他不来吧,我刚才遇到晓波,说宁致远还在睡觉呢。”

       如果心碎能有声音,大概全世界都能听到破裂的巨响吧,安逸尘垂着头往回走,原来连最后一面你也不想见我吗?对不起,是我离开太久了。


       其实宁致远去了的,只是他就坐在医学院操场边的一棵大槐树上晃着脚,安逸尘就要走了,自己虽然嘴硬,却是真的舍不得他离开,可该死的自尊不允许自己下去和他拍毕业照,只能让他默默坐在那里,看着安逸尘拒绝了这个,拒绝了那个,午后的阳光浓郁而安然,只是安逸尘有些落寞的背影,在打打闹闹的同学中,显得那么特别,宁致远看着他,微微叹了口气,“你要是…喜欢我该多好啊!那我,就,就能陪你了。”


       晚上是学校举办的谢师宴,吃过饭以后安逸尘又去了酒店,家里为了庆祝他毕业,特地请来了亲朋好友办派对。安逸尘到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了,他敬了一圈酒,才想找个地方坐下就看到了宁致远,他和宁佩珊站在一起,似乎有点不耐烦,安逸尘随手端了杯饮料上前,

       “致远。”

       “安,安,安老师!”宁致远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咒骂宁佩珊把他带到这儿来!可他的双生妹妹却把他往前一推,

       “大哥,我哥就在这儿,有话你和他说,要是他惹你了,往死里打,别看我的面子啊!”

       “宁佩珊,你有病啊!”宁致远恨不得把这个妹妹给扔出去!

       “致远,下午为什么…致远!”安逸尘的话还没说完,宁致远已经扭头跑开了。

        所以我还是没能问你,下午为何没有到,也没能告诉你,我喜欢你……安逸尘叹了口气,揉揉自己的脑袋,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晚上宁致远回家了,睡觉前,宁佩珊进了他的房间,双生之间心有灵犀,他知道哥哥有心事,而且这个心事一定和安逸尘有关系,所以她问了张晓波,知道了来龙去脉。

       “宁致远,喜欢就去追啊!躲着角落称王称霸吗?”宁佩珊毫不客气,宁致远也没好气地回答:

       “关你屁事!”

       “是不关我的事,可谁让你是我哥呢!你那么消沉,我很丢脸的!”妹妹坐到他身边,伸手抚摸他的脑袋,很是关切,“我说真的,安大哥是很好的,他凌晨的飞机,就要走了,你真的不追去告诉他?”

       “告诉什么啊,他,他有喜欢的人不是吗?”小霸王还是没好气地呛声,宁佩珊耐着性子,“你说那个日本女人啊?唉,就算喜欢,那你也应该告诉他啊,说了才知道有没有可能,缩头乌龟可不是你宁致远的风格!”

       “我……”宁致远语塞,他抱着枕头默不作声。

        宁佩珊出门前把一张小纸条放在他面前,上面写着安逸尘的航班号和起飞时间。


       最后,宁致远还是去了,抱着一副葬送爱情的样子,毅然决然去了机场,结果安逸尘的航班已经显示进入跑道,准备起飞了!小霸王平生第一次感觉挫败,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愣愣地不知道方向,心中懊悔自己为何这么鲁莽,跑到机场来找一个将要离开的人!还是自己很喜欢的人,安逸尘,你真的是好样儿,当初抛下我一个人,现在又来!即使喜欢别人,也应该听我告白,听我解释当时为什么亲你啊?大笨蛋,被人亲了还要装作无所谓吗?

       宁致远一边想,一边觉得心酸,眼泪扑簌簌地掉,一直到身前站了个人,那人惊喜地蹲下什么握住他的肩膀,“致远!”

       “安,安逸尘!”宁致远被他吓得直打嗝,安逸尘坐到他身边,抽出纸巾给他擦眼泪,“别哭!”

       “不是,你,你不是走了?”宁致远呆愣地看着他,又伸手去摸摸他的脸。

       “还没到点呢!”安逸尘摇摇头。

       “那,那刚才飞走的那个!佩珊给了我航班!”

       “大概,世轩给错了航班号吧!”安逸尘想了想,给出了个合理的解释。

       宁致远简直要气得跳脚,都怪宁佩珊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害自己白白哭了那么久,丢脸到家了好吗?!


       “所以,你是来送我,还是来留我?”安逸尘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忍不住笑。

       他的问题有点突然, 宁致远又愣了,他看着安逸尘温和的脸,眨着眼睛,猛地凑上去对准安逸尘的嘴亲了一口,“我想再亲你一次!”

       “为什么亲我,亲我是什么意思?”安逸尘握住他的手追问,宁致远摇摇头,“就是想亲你的意思。”

       “为什么想亲我?”安逸尘又问,宁致远还是摇头,

       “因为想,所以想啊,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日本女人,不管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我都想亲你,是因为想,所以亲你!”听到他的回答,安逸尘突然笑了起来,他抱了宁致远在怀里,“生物的欲望本能,我懂了。”

       “满分!奖励你亲亲我!”小霸王狡黠地笑。

       就连表白的方式都奇奇怪怪的,这才符合宁致远的风格。


       安逸尘终究还是没能走成,他的心被羁绊在这座城市,虽然他在金秋时节,也是要离开,但这次的离开却有了牵挂,有一个人,会在这个地方等着他回来。


       宁致远还是不愿意去上自己的课,却整天想着钻研别的学科,而且沉浸在恋爱中的人往往没有什么畏惧,看他挑灯夜读,张晓波感觉自己终有一天会被他逼疯的!


       两年异地恋,靠着半个月一次的火车票来维系,安逸尘从这座城市走到那座城市,只是为了他心爱的人,但很快他们就再也不用火车票了!在安逸尘保博之后,宁致远也顺利考上了那座城市的硕士,小霸王晋升学霸,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

       他们在离对方学校都很近的地方租了房子,就像普普通通的情侣一样。相拥入睡,伴随晨光一同醒来,从背后抱着你,看你做饭,互相喂食共进正餐,吻别然后相继出门,晚上回家有一盏灯在守候,孤独时的电影院也有温暖陪伴,冬日的被窝只会更加温热,夏日的西瓜也会更加甘甜。


       只因为一个吻,从此你我相伴一生。


       其实宁致远不知道,当初安逸尘答应过来接任一个学期的生物老师,是因为在某一天的夕阳西下,他看到两个学院相邻的那堵墙上坐着一个唱歌的少年,暮光在他脸上绽放,美好得安逸尘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而现在,天使,就在他的怀里安然入睡。


奇怪的真人秀

咸翻车鱼:

 最近真人秀看上瘾了,一口气看了好多,于是出现这个没头没尾的东西

Warning: Dull_(:з」∠)_

———————— 

#一路上有你(←梗是这个节目来的,里面张智霖跟袁咏仪太萌了)

 

(参加的搭档有:师兄弟(?关系:陵越和百里屠苏;姐弟关系:方兰生和方如沁;老友关系:欧阳少恭和尹千觞)

 

(陵越和屠苏到达韩国xx机场口)

 

(先自我介绍下吧。)

 

陵越:我叫陵越,那边先上车了的是我的师弟,他叫屠苏,百里屠苏,屠绝鬼气,苏醒人魂的意思。

 

(你们的关系是?)

 

陵越:我说过了,师兄弟。

 

(可是资料里写的是夫妻关系?)

 

陵越:师兄弟。

 

(好的,参加节目是因为?)

 

陵越:增进师兄弟的关系。

 

(两人关系不好吗?)

 

陵越:不够好。

 

(怎么说?)

 

陵越:总觉得可以更好。

 

陵越(转身):我师弟呢?他那辆车呢?

 

(不好意思现在开始您不能用自己的手机了,请交出手机然后用这个节目组的手机,接下来的提示都会用这个手机通知)

 

陵越(交出手机,拿过手机):好的。

 

(铃铃铃电话响)

 

(陵越接电话)

 

(您的夫人被我们绑架了。)

 

陵越:师弟。

 

(什么?)

 

陵越:是师弟。

 

(可是资料上写的是夫妻关系。)

 

陵越:师弟。

 

(无论如何,您的夫人被绑架了。)

 

陵越(沉默片刻):不要在师弟面前这么说,他会生气的。

 

(我们已经说了,他没有反应。)

 

陵越(沉默片刻):他生气了。

 

(无论如何,请先乘大众交通工具到达xx广场xx雕像处,完成任务获得下一个信息。)

 

陵越:好的。

 

 

……

 

 

(陵越和屠苏到达韩国xx机场口)

 

(请先上车)

 

屠苏:我师兄呢?

 

(他会先接受一段采访,稍后上车。)

 

屠苏(点头,上车):哦。

 

(车发动,开走)

 

屠苏:师兄还没上车。

 

(您被我们绑架了,接下来您的丈夫会通过完成任务解救您。)

 

屠苏:师兄。

 

(什么?)

 

屠苏:他是我师兄。

 

(好的。)

 

屠苏:你不是说他稍后会上车吗?

 

(我们骗您的。)

 

屠苏:骗子。

 

(……)

 

屠苏(回头看):师兄……

 

(……)

 

屠苏(转头):师兄什么时候跟我会合?

 

(那要看您丈夫完成任务的速度。)

 

屠苏:是师兄。

 

(从现在开始请把走过的路画下来,稍后您的丈夫会使用您画的地图来找您。)

 

屠苏(接过纸笔):是师兄。

 

 

……

 

(请问准备怎样到达指定地点?)

 

陵越:地铁。

 

(会韩文吗?)

 

陵越:不会。

 

(准备怎么办?)

 

陵越:看英文路标够了。

 

 

 

(陵越首先到达xx广场xx雕像处)

 

(铃铃铃电话响)

 

陵越(接电话):喂,您好。

 

屠苏:师兄,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

 

 

(屠苏到达指定别墅)

 

屠苏(惊):兰生…少恭…

 

兰生:哎,屠苏!你跟谁一起来的?

 

屠苏:师兄。

 

兰生:我跟我姐一起来的。

 

屠苏:少恭是跟谁一起来的?

 

少恭(笑):跟千觞一起来的。

 

屠苏:哦。


(十分钟后) 


(屠苏,您的丈夫已经到达指定地点,请拨通这个电话,问他以下问题,一分钟内答对五个才能过关获得下一个信息。)

 

屠苏(拨电话,低声说):是师兄。

 

陵越:喂,您好。

 

屠苏:师兄,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陵越:十五年前,师尊将你背回来,嘱咐我好好照顾你。

 

屠苏: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陵越:与我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屠苏:我们每餐饭必备的是什么?

 

陵越:阿翔的五花肉。

 

屠苏:我最讨厌的事?

 

陵越:听别人叫大师兄。

 

屠苏:我们的成婚纪念日……

 

陵越(笑):前年今日。

 

屠苏(看工作人员):五题了。

 

 

……

 

 

(这是您的夫人画的地图,按照这个找到您夫人所在的地点)

 

陵越(接地图):好。

 

(十分钟后)

 

(看得懂吗?)

 

陵越:看得懂。

 

(您觉得画得好吗?)

 

陵越:非常好。

 

(……)

 

陵越:我需要看起来焦急一点吗?

 

(想象您的夫人真的被绑架了。)

 

陵越(思索片刻):屠苏身手很好,我们每日在后山练剑,我信他不会有事。

 

(那您不会去找他吗?)

 

陵越:会。

 

(找到之后呢?)

 

陵越:谁绑的打断谁的腿吧。

 

(……)

 

陵越(指面前别墅门前标识):到了?

 

(对,上去吧。)

 

屠苏:师兄。

 

陵越(抱住屠苏):屠苏。

 

屠苏:师兄辛苦了。

 

陵越:不辛苦。

 

屠苏(拉陵越坐下,递水):师兄喝水。

 

少恭(笑):真是没有悬念啊。

 

兰生(捶沙发):我姐还没到呢!

 

 

……

 

 

千觞(对camera,挠头):少恭对不起啊,你画得这么好,我还是迷路了......

 

 

……

 

 

方如沁(对camera,皱眉):兰生这孩子,画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没有下期

———————————

时间相关都是胡扯的